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>>

到了晚上十点多时我才回到了家我还住在以前的

 我微微叹息一声,有些无奈的说着:
 
    “不知道,但还是小心为上吧!小九,这几天就辛苦你了……”
 
    燕九立刻答应说:
 
    “哥,你就放心吧。我现在就去报社。只要我在,没人动得了骆姐的……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燕九一走,我便靠在沙发上,闭目沉思着。我最开始的计划,就是利用拆迁这事儿,挑拨霍三爷和齐家的关系。然后我要借此走进齐家的核心,调查我爸爸的事。
 
    可没想到的是,中途杀出了个霍风。最主要的是,霍风这人心思缜密,做事又不安常规。我担心他这么查下去,早晚会把我策划的这些事,全都查出来。到时候别说挑拨霍三爷和齐家了,恐怕我都自身难保。因为事情一旦败露,齐四肯定要拿我开刀,给霍三爷一个交代。
 
    想了好一会儿,我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对付霍风。正有些心烦意乱之际,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。我不满的转头一看。就见一脸春光的齐小妹,带着两个保镖走了进来。
 
    一进门,齐小妹就直接坐到我的老板椅上。她紧靠着靠背,轻轻摇晃着老板椅。笑呵呵的看着我说:
 
    “白风,看看这是什么?”
 
    齐小妹一说完,一个保镖立刻把一沓文件递了过来。接过一看,就见文件的封皮上写着:棚户区拆迁改造合作协议书。
 
    我心里一喜,急忙翻到最后一页。就见落款处的甲乙双方都签字摁了手印。甲方是区政府,而乙方,正是齐家下属的拆迁公司。
 
    合上文件,我惊喜的问齐小妹说:
 
    “齐小姐,这么快就把合同签下来了?”
 
    齐小妹得意一笑,看着我,她有些炫耀的说着:
 
    “别说就是这么一个小工程,就算再大的工程。只要我们齐家想做,就没有做不了的。要不是我四哥不想和霍三爷争,你以为霍三爷真的会得到这个工程?”
 
    说着,齐小妹冷笑了下。
 
    我也没在意齐小妹说的真与假。那些都不是我关心的。我现在最想知道,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动工。我还没等开口问,齐小妹就又对我说道:
 
    “白风,工程队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。剩下的事,你就带着你的这些兄弟们做吧。我可和你说清楚了。你别指望我到工地去。那里乌烟瘴气的,我可受不了那个气氛……”
 
    我马上点头。其实我现在最想的,也是工程马上开工。因为只要一开工,就算霍风查出来了,齐小妹也肯定会想办法在我前面顶着的。
 
 第一百五十七章 跟踪
 
    因为工程的事,我没接触过。齐小妹就告诉我说:
 
    “至于工程的事,你就交给工程队来办就行。你只负责让那些所谓的钉子户,快点搬走……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。齐小妹又交代了几句,她才带着保镖,离开了夜总会。
 
    齐小妹刚走,我便立刻把秃子和小毛叫到办公室。两人一进来,我便开门见山的说道:
 
    “我也不和你们废话。记得,从现在开始,这一代棚户区的改造,由我们来接手……”
 
    我话一说完,两人惊讶的瞪大眼睛。尤其是小毛,他嘴快,抢先问我说:
 
    “林哥,原来你之前让我们干的那些事儿,就是为了接手这个工程啊?”
 
    说着,小毛便竖起大拇指,冲我比划着:
 
    “林哥,你太牛了!我真没跟错你……”
 
    小毛的吹捧,并没让我有任何的成就感。因为在我心底,这个工程到底归属于谁,都和我没有半毛关系。我所做的这一切,都是为了走进齐家的核心。
 
    但我还是假装高兴的说道:
 
    “对,这个工程由我们接手。秃子,今天下午,你就和小毛带着几个兄弟,把这一带彻底给我排查下。看看到底有哪些属于钉子户,他们为什么不肯搬迁……”
 
    我话音一落,秃子立刻对我说道:
 
    “林哥,这一带哪还有什么钉子户了。之前我们砸的那几家,也不过是还没谈到他们而已。最早倒是有几家,叫嚣着不给多少钱,就不肯搬家。但早就被霍三爷的手下摆平了。我估计,只要咱们给的拆迁款和从前持平。他们肯定就溜溜的搬走了……”
 
    秃子说完,小毛也附和着:
 
    “是啊,哥。他们要是敢不搬,你看怎么收拾他们?我必须得让他们知道,咱们虽然没霍三爷那么高的地位。但咱们玩起狠来,比霍三爷只强不弱!”
 
    小毛那种混不吝的劲头又上来了。我皱着眉头摆了摆手,打断他说:
 
    “记得,我们千万不能胡来!秃子,不管怎么样,你们也要排查下。明天一早,施工队就进场。之前搬走还没拆的,一周之内,必须全部拆完。到时候,你盯着点儿……”
 
    虽然这个工程对我来说,根本赚不到什么实惠。但既然答应齐小妹,我就必须把活干漂亮了。只有这样,才能得到她最大的信任。秃子和小毛见我说的认真,两人也严肃的点了点头。又交代了几句,我才让他们抓紧去忙。
 
    忙忙碌碌了一整天,到了晚上十点多时,我才回到了家。我还住在以前的出租屋里,燕九有时候回来住,有时候和小毛晚上喝酒,就直接住在夜总会。
 
    回到家里,我刚准备冲个热水澡,好好睡一觉。就听外面一阵门锁响动。一回头,就见燕九开门进来了。我微微一愣,马上问燕九说:
 
    “小九,你送骆记者回去了?”
 
    燕九皱着眉头,点了点头说:
 
    “哥,今天送骆记者回去时,我就感觉有人盯着我。把骆记者送上楼后,我便开始找这个跟踪我的人。但我找了好半天,连个影子都没发现。这事儿我越想心里越没底……”
 
    燕九的话,让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。不用想,我也知道对方肯定是霍风。
 
    燕九见我没说话,他又继续说道:
 
    “哥,不是我说大话。就是没跟老鬼学习之前,一般人盯我的梢,我都能轻易摆脱。就是南淮专业反扒的人,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在我这里失了手。更何况我和老鬼学完之后,我感觉我比之前至少强了几倍。可今天我居然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到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燕九垂头丧气的叹息了一声。
 
    我能理解此时燕九的心里,从老鬼那儿学完之后,我们打架还没失过手。而这一次,他却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,也不怪他这么沮丧。
 
    我轻轻拍了拍燕九的肩膀,笑着安慰说:
 
    “小九,前几天霍三爷的义子,霍风曾经来夜总会找我。当时你也在场,你还记得吗?”
 
    我话音一落,燕九眼睛瞪的老大,他看着我问:
 
    “哥,你的意思,今天跟踪我的是他?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